搜索此博客

正在加载...

2014年4月5日星期六

我喜欢简单,却讨厌平淡。


成功前和成功后的差距,与失败前和失败后的差距,往往是一个人是否决定改变、能否坚持的主要因素。

有时候我们应该认真考虑的,不是什么事情不做会后悔,而是做了什么可能会觉得后悔。年少时 天不怕地不怕水千万人吾往矣的气慨,过了一定的年岁,懂事了,就知道有些事一定要三思而后行,我们不是世界的中心,别人的思想不会围绕着自己运行。

我喜欢简单,却讨厌平淡。

2014年3月19日星期三


道德,是根据什么作为标准?

今天人类反对同性恋,就好比从前人类反对奴隶贩卖一样,理由都是违反自然。

人和电脑谈恋爱,是否也会有着同样的命运?

《她》是一部好电影。

题外话,最近看了许多奥斯卡电影,年纪大了,就也比较认同评委们的选择。

2014年2月5日星期三

初恋情人。


今年最大的惊喜,是遇见了十五年没有见面的初恋情人。

我不知道应不应该说是初恋,毕竟那是我第一次牵女生的手,彼此却没有真正的走在一起,应该如何形容那种感觉呢?喜欢,却有无以名状的陌生感,挥之不去的不协调。

也许那就是初恋的感觉,我不知道。

缘分真的很奇妙,两位前任,竟然同在一间公司工作,同事了那么久,才发现原来认识同一个人。而最开心的是,三个人集在一起可以笑谈往事,什么恩仇,什么当年匿藏在心底的痛,皆烟消云散。

唯一觉得尴尬的,是岁月几乎没有在她们脸上留下任何痕迹,而我已经人老珠黄。

2014年1月27日星期一

文字带来的不仅仅是知识,而是思想的冒险。



幼时家贫,除课本之外,没有什么经济能力买书,有一次堂哥来到家里,递给我一本倪匡的《巧夺死光表》,从此便开始了阅读的人生。那年我十一岁,小学五年级。为了满足自己阅读的欲望,我开始每天步行到村里的唯一的,非常小型的图书馆,一呆就是一个下午,短短一年,就将图书馆的书全部读完,之后一直重复看同样的书籍,然后上中学,也同样每天锁在学校图书馆看书,仿佛文字就是生命的需求。

《偷书贼》里有一幕是小女孩来到有钱人家中的图书馆,她脸上绽放的喜悦,我完全能产生共鸣,我知道她渴望的不是知识,而是文字带来的那些属于自己生命之外的悸动,那些没有人能够剥夺的感动。文字带来的不仅仅是知识,而是思想的冒险。

我有许多爱书的朋友,我们都知道一个道理,真正爱书的人不喜欢看工具书,虽然我们也看,但是我们对书的热忱,不是那些累赘的浩瀚知识,而是书里人物的独立思考,以及那触动神经的人事物。

2014年1月21日星期二

难以形容的痛。


常常觉得,艺术除了被一群商人在操控之外,真的很需要一些珍惜艺术懂艺术的人在创作,否则,艺术界就如同政界被贪官控制而为所欲为,却自以为为了国家的前途一样难堪。

没有交所得税还不觉得痛,交了所得税,却看见自己奉献给国家的血汗钱,就这样被官僚套入袋子里,那种感觉真难以形容的痛。

这几个星期一直在犹豫。

要买?还是要放弃?

2013年12月10日星期二

也许是时间久了。



明年将是自己为自己总结的一年。

其他的,无论在意与否,仿佛都和自己无关了。

2013年12月2日星期一

无题。

说到MV拍摄,其实很多人都拍得很出色,就我一个人,真的没有办法做些什么。我很想帮忙,可是时间配合方面,我真的无法迁就太多。

很多人依然不明白,电影还是MV还是短片,都不是一个人的事,而是一组人的事。

觉得有点可惜,大家都有才华,大家都觉得自己比别人厉害,也因为如此,沙巴的电影业很难发展。

2013年11月7日星期四

图书馆。

做了书架,现在缺的只是书籍,很小很小的时候,就曾经梦想有一个自己的图书馆,虽然眼前这个只是很简陋的,在食堂角落勉强搭建的几个书架,也算完成一个儿时小小的愿望吧。

自从安排韩国夫妇每个礼拜来教学,孩子们越来越多,我想是时候建造一个微型图书馆给那些喜欢读书的孩子,可惜的是这里很难找到适合的书籍,这个真的需要善心人士的慷慨解囊了,如果你们有旧书或课本等,请不要丢弃,捐助给我吧。什么书都可以,漫画杂志小说也行,最好是马来文,英文则越浅越好。

谢谢。

2013年10月17日星期四

外国人的热忱。

昨晚去市镇找几个人,打听之下发现原来我所谓的计划,这一带早已经有一对韩国牧师夫妇做了。再次证明,推动本土创作,本土艺术,甚至本土教育工作的,竟然是外国人居多。

我想我需要为这事情做一个记录,文字和摄影的记录。这个星期约见了那对韩国夫妇,了解详情之后,如果他们已经为这片土地付出那么多,我能够做的,最微薄的力量,就是学习和整理他们的系统,尽量以本土人的角度,编排一个适合这片土地的培育系统。

奇怪的是,我们都有一种心态,本地人在做同样的事情,大家都会泼冷水,当我告诉别人自己的计划时,我看到大家眼中轻蔑的眼神;而当我跟他们说有外国人在做时,大家却以一种神圣的眼光面对。

其实也无所谓。生活在这里那么久了,大家怎么想都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