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此博客

正在加载...

2014年7月27日星期日

艺术节的矛盾思维。

对于2014年的《元键艺术节》我心情是复杂的。

原本25号要去菲利宾,因为艺术节的关系,特地将时间延迟到29,就是希望自己能够在艺术节中寻找或发现沙巴艺术的新趋势。这次的艺术节结构上变大型了,更有规模,也更多观众,可以说是欣欣向荣,希望不久的将来,能够发展成为沙巴年度主要节日之一。艺术节最大的初衷和远见,是将沙巴的艺术文化变成婆罗洲文化的一部分,一方面保存文化一方面这革新文化,让年轻一辈以自己的才华和自觉,自强不息塑造沙巴艺术的理念和方向,我相信只要我们坚持,默默耕耘的新生代一定会以独有的方式和思维模式,将沙巴甚至婆罗洲文化带到世界更高的平台上。

我们要塑造的,是一种艺术文化潮流。

如何吃制造艺术趋势,并没有特定的模式,无法分辨对错。我不能说《元键艺术节》以商品的方式贩卖是不是一种可行的方式,更不能以第三者的角度来衡量艺术的标准。我真的不反对艺术商业化,因为艺术本来就是文化的奢侈品。没有平稳的收入和多余的钱财,谁又有能力去‘欣赏’甜品式的艺术作品呢?我一直相信艺术是心,是独特的个性,是个人最纯粹的出发点,之后如何包装一件‘艺术品’和创作的过程并没有太直接的关系。

最重要的心。

所以我的心情是复杂的。所以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那一连串构图也不合格的作品叫价天价的意义何在?我也不明白为何短片的趋势越来越婚礼录影,更不理解为何自己在艺术节中有种类似观赏台湾艺术展览馆的感觉。为什么我们不是在制造婆罗洲文化,而是在模仿他人的艺术思维?在艺术的平台上,我们到底是谁?我只看到努力却看不到心。

回到家中慢慢思考,才发现自己错了,错在自己对艺术的盲点。艺术的发展趋势,本来就不是可以策划的,它必须自由发展成为自己一个独特的潮流,过程有起落不重要,更重要的是有人很努力的在执行。

艺术本来就没有对错,我们如何策划如何鞭笞都无法造就一种艺术潮流,我们必须做的,是一直在做,直到筋疲力尽,直到有人承认,直到我们放弃。就如《元键艺术节》的标语,艺术是大家的。

2014年7月26日星期六

平行世界里的猫。


艺术之所以让人着迷,是因为它用特殊的方法,带领我们穿越一段心灵之旅。而“Bioshock Infinite”乃第一款我觉得可以让人有这种感觉的游戏。

我没有评过游戏,是因为我一直认为游戏并不属于艺术领域的一部分,原来我错了。虽然现在的游戏越来越能和电影比肩,可是都比较商业,艺术性很微,BI通关之后我几乎可以马上肯定这一款游戏必定成为游戏史上的经典,必定能够改变往后游戏的一些设计和走向,因为BI除了‘好玩性“之外,它还多了一些艺术内涵,通关后一个星期保证会一直思考其中的理念和意义。

Bioshock第一代说的是革命、信仰、乌托邦和社会伦理,以及理想和现实的差距,第二代承续第一代的反政府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成型,BI是第三代,说的不再局限于理性的社会弊病,更加入了极端宗教崇拜的迷思、多线性宇宙的世界观,和种族主义的崛起,进入心灵救赎的体验。

我不敢说BI的画面精致,毕竟和一些超级大作相比,BI的画面只能算普通,BI最强大的地方是它的叙事能力,故事的铺陈和细节的掌控。和其他射击游戏不同之处在于它没有一开场就大画面的震撼,反而用很宁静孤立压抑吊诡的十分钟开场,慢慢带玩家进入游戏的世界,从序章的灯塔到繁华的天空之城,是一种强烈的落差;从探索环境到故事戏剧化的变奏是一种变相的震撼;一开始的宗教洗礼,到后来面对种种怪力乱神的诱惑,都会让玩者思考自己道德和宗教的价值观。

女主的出现,可谓是游戏史上一个最强的突破,不单会与玩家互动,她的出现过程也充满了文学和电影的艺术性,用了一半的游戏篇幅,在游戏中段方才千呼万唤始出来。那种感觉很奇妙,就像自己孤独的经历了一场惊险的冒险之旅后,忽然找到志同道合的伙伴相随,从此不再寂寞的感觉。

我原本想说更多,可惜这款游戏的结局震撼性,可以跟电影史经典“Fight Club”,“Six Sense”和“Usual Suspect”相比,剧透就等于毁了一场好电影一样,如果你依然停留在游戏是浪费时间的过程,或许你玩过BI之后会对一切改观吧。

有人说二十世纪电影是艺术带领者,而二十一世纪电脑游戏将成为新的艺术带领着,虽然我心存有怀疑,可是游戏的确有潜质成为艺术的一部分。游戏和其他艺术管道最大的不同,是‘身历其境’的感受。

2014年7月13日星期日

冰冷的事实。

平易近人慷慨乐观的年轻有钱人,大多数是二世祖。这个观点是不是一个迷思?

我见过很多身家百万的年轻人,年龄不会超过三十五,他们都比较喜欢炫耀,脾气嚣张,吝啬孤寒,虽然本性都不坏,可是绝对不能称得上平易近人。他们的共同点,是白手起家。

我在想,跟那些所谓的‘好人’,也就是上一代富有的第二代相比,我更钦佩这些不好相处的人。我相信如果那些好人失去了上一代留下来的财富,他们根本无法活过三十五。有时候现实就是如此,富二代之所以可以自由创业,可以滞留国外发展,可以获得比普通人更多的机会,完全是因为财富堆砌成的后盾和靠山,就算最后一无所有,依然有强大的钱财支撑着。

或许我这么说不公平,可是我依然觉得这是冰冷的事实。

2014年6月1日星期日

无国界的梦。


一年前就开始有这个概念。

或许有人说,我们连自己人都不帮忙,却忙着去帮那些非法入境的外劳,为那些制造麻烦制造外劳第二代建立简陋的教育系统,忙着为他们收集书籍,为他们的未来操心。这样做,不是为了证明什么,也不是什么伟大不伟大的事,联合国在1948年通过了《世界人权宣言》,共有三十条维护个人基本权利的条约,其中包括了生命权、自由权、财产权、尊严权、获助权和公正权。

我想,作为一个基本的人,我们必须对周遭的环境和社会负责,所以才萌生了这个幼稚的想法。

那些国际孤儿,他们或许永远没有办法得到像其他人平等的待遇,我想我唯一能够为他们做的微薄的事,就是尽量用平等的态度对待他们,就像我对摄影的态度,我想以最佳的姿态,为他们留下最美的一刻,而不是以记录的方式,向世人呈现他们的悲哀。

他们缺少的不是别人的关注,而是自己的梦想和尊严。

2014年5月5日星期一

讽刺。



每个人都知道必须要保护地球保护环境,甚至有年度停电一小时的全球性活动,来支持环保。

其实,少一次买新电话,少一次换新电脑,少一次穿新衣,少一次自己驾驶车辆,少一次抽烟,少一次丢垃圾,效果会不会比一年一次停电一小时来得更好呢?

2014年4月5日星期六

我喜欢简单,却讨厌平淡。


成功前和成功后的差距,与失败前和失败后的差距,往往是一个人是否决定改变、能否坚持的主要因素。

有时候我们应该认真考虑的,不是什么事情不做会后悔,而是做了什么可能会觉得后悔。年少时 天不怕地不怕水千万人吾往矣的气慨,过了一定的年岁,懂事了,就知道有些事一定要三思而后行,我们不是世界的中心,别人的思想不会围绕着自己运行。

我喜欢简单,却讨厌平淡。

2014年3月19日星期三


道德,是根据什么作为标准?

今天人类反对同性恋,就好比从前人类反对奴隶贩卖一样,理由都是违反自然。

人和电脑谈恋爱,是否也会有着同样的命运?

《她》是一部好电影。

题外话,最近看了许多奥斯卡电影,年纪大了,就也比较认同评委们的选择。

2014年2月5日星期三

初恋情人。


今年最大的惊喜,是遇见了十五年没有见面的初恋情人。

我不知道应不应该说是初恋,毕竟那是我第一次牵女生的手,彼此却没有真正的走在一起,应该如何形容那种感觉呢?喜欢,却有无以名状的陌生感,挥之不去的不协调。

也许那就是初恋的感觉,我不知道。

缘分真的很奇妙,两位前任,竟然同在一间公司工作,同事了那么久,才发现原来认识同一个人。而最开心的是,三个人集在一起可以笑谈往事,什么恩仇,什么当年匿藏在心底的痛,皆烟消云散。

唯一觉得尴尬的,是岁月几乎没有在她们脸上留下任何痕迹,而我已经人老珠黄。

2014年1月27日星期一

文字带来的不仅仅是知识,而是思想的冒险。



幼时家贫,除课本之外,没有什么经济能力买书,有一次堂哥来到家里,递给我一本倪匡的《巧夺死光表》,从此便开始了阅读的人生。那年我十一岁,小学五年级。为了满足自己阅读的欲望,我开始每天步行到村里的唯一的,非常小型的图书馆,一呆就是一个下午,短短一年,就将图书馆的书全部读完,之后一直重复看同样的书籍,然后上中学,也同样每天锁在学校图书馆看书,仿佛文字就是生命的需求。

《偷书贼》里有一幕是小女孩来到有钱人家中的图书馆,她脸上绽放的喜悦,我完全能产生共鸣,我知道她渴望的不是知识,而是文字带来的那些属于自己生命之外的悸动,那些没有人能够剥夺的感动。文字带来的不仅仅是知识,而是思想的冒险。

我有许多爱书的朋友,我们都知道一个道理,真正爱书的人不喜欢看工具书,虽然我们也看,但是我们对书的热忱,不是那些累赘的浩瀚知识,而是书里人物的独立思考,以及那触动神经的人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