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Here In My Home



相信最近大家都可以从不同管道听见这首歌。我听了这首歌,觉得很感动,也很有感触。

是因为动荡的政治局势吗?还是因为心里一直觉得这一片我们都深爱的土地没有真正承认华人成为“马来西亚人”的感触?又或者是西马人的心态还在下意识地将东马排除在外(到现在还是有西马人这样对我说:我们马来西亚人很少到沙巴砂拉越去,所以不知道沙巴砂拉越和马来西亚有什么不一样)?

当我们唱着这首歌时,意味着我们没有肤色之分,没有信仰之别,也没有区域的不一样。

我们,同样是马来西亚人。同样的深爱着我们的国家。

如果大家喜欢,可以到这里下载。

评论

Skyler说…
I love this song too =)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一厢情愿的浪漫。

政治宗教和种族课题,永远只是一厢情愿的浪漫。每个人都站在自己的立场上看世界,以自己认为最正确的角度看别人的错误,看不见被自己抛诸脑后的理性思想。 我也一样。 我一直认为马来西亚的问题不在于种族,而是源自于宗教。无论你的祖籍是谁,也不管你的户籍在哪里说什么语言名字是舍,只要身份证上注明是回教徒,你就可以享有任何一种国家供给的种种特别权益。  温和派回教徒本质上是顺服善良的。相信世界美好,相信和睦共处,相信公正信义,相信阿拉是和平的象征。有别于激进派回教徒以恐怖手段来恐吓征服世界,温和派回教徒更乐于安居乐业,用一种近乎避世的生活方式活着。马来西亚的回教徒大多属于温和派,极端分子很少,也是世界少有回教国几乎没有极端回教分子的的国家。 宗教在任何地方都是棘手且敏感的问题,尤其回教。可兰经说回教徒是世上最优越的的群众,没有得到启示的非回教徒(Kafir)是污秽次等的人。和世上许多宗教一样,回教徒一心一意为了拯救世俗,甚至牺牲自己的性命亦无不可。神圣的使命,加上从小便灌输在脑海里的优越感,穆斯林成为了世界最善良最坚韧也最敏感的一群人。这些宗教意识,根深蒂固地埋在每一位穆斯林的心坎深处,包括所有马来人。  与中国华人不同,华人的优越感是一种自我保护的伪装,五千年文化反反复复被侵略被欺压被封锁的思想,造成了无法衡量的自卑感,为了削弱这种负面的情绪,华人骨子里的韧性,不甘被命运践踏的本质,成为了生存的唯一武器,一旦得势,一旦强大,优越感就无限量膨胀,成为了维护自卑的保护膜。 其实我应该说宗教本身不是问题,而是对宗教的诠释。同样一本可兰经,不同派别的人可以有南辕北辙的理解方式。  真的,我相信纳吉自认为是虔诚的回教徒,就像那些将炸弹挂在身上自杀袭击的虔诚回教徒一样,他们相信他们所理解的可兰经是对的。他们看不见大众的思想,看不见自己扭曲的心灵,他们认为他们是阿拉钦点的使徒,执行最神圣的任务。每个人对好坏对错都有自己的见解,当自己的‘对’得到上天的首肯,加上世人皆醉我独醒的优越感作祟,世上没有任何一种力量可以改变这种想法。战争,往往是因为正面的思想,因为‘对’,因为比自己生命更大的使命,才掀起的。纳吉也许认为,根据他所理解的可兰经,从非穆斯林手中夺取财富,分给投靠在身边的穆斯林是上天给予他首相职位最重要最神圣的使命。他不可能认为自己有错,他欺骗的只是非穆斯林,掌控

静静地,最后,什么都不剩下。

每天都有人为爱情起舞飞扬。每天都有人因为爱情而伤心欲绝。值得我们眷恋的故事有多少,值得我们回顾的有多少,值得我们停留的有多少,值得我们收藏的有多少,值得我们值得的有多少。 我们一边亵渎着爱情的神圣,一边歌颂爱情的伟大;一边毁灭自己,一边渴望重生。渴望轰轰烈烈的爱情。窗外的雨滴敲打着节奏般的失落,听着王菲空灵的声音低吟浅唱,温柔地,不留痕迹地,划下一刀又一刀美丽如雕刻的纹路,刺痛犹如命运嘲笑着人生,那么不经意而慵懒,仿佛即将入冬的秋风的寒意,刮伤麻木了的神经。原来我们不是不想与之抗衡,只是寂寞早已荒凉成不能称为黑白画面的灰色废墟,尖锐蛮横的刺痛再无法捣毁给予更多的伤害。拥有爱情之前和失去爱情之后,不过回到原点,没有人因此死去,活着,不过为了缅怀那永远的遗憾,和在某一个时刻某一个场景的甜蜜。我们的爱情始终没有轰轰烈烈,也不如我们想象中伟大。我们只是静静地伫立在圆形的原点,看熟悉的感觉静静地焚烧成灰烬,看他的世界静静地蜕变成陌生,看自己的爱情静静地死去。 静静地,最后,什么都不剩下。

艺术节的矛盾思维。

对于2014年的《元键艺术节》我心情是复杂的。 原本25号要去菲利宾,因为艺术节的关系,特地将时间延迟到29,就是希望自己能够在艺术节中寻找或发现沙巴艺术的新趋势。这次的艺术节结构上变大型了,更有规模,也更多观众,可以说是欣欣向荣,希望不久的将来,能够发展成为沙巴年度主要节日之一。艺术节最大的初衷和远见,是将沙巴的艺术文化变成婆罗洲文化的一部分,一方面保存文化一方面这革新文化,让年轻一辈以自己的才华和自觉,自强不息塑造沙巴艺术的理念和方向,我相信只要我们坚持,默默耕耘的新生代一定会以独有的方式和思维模式,将沙巴甚至婆罗洲文化带到世界更高的平台上。 我们要塑造的,是一种艺术文化潮流。 如何吃制造艺术趋势,并没有特定的模式,无法分辨对错。我不能说《元键艺术节》以商品的方式贩卖是不是一种可行的方式,更不能以第三者的角度来衡量艺术的标准。我真的不反对艺术商业化,因为艺术本来就是文化的奢侈品。没有平稳的收入和多余的钱财,谁又有能力去‘欣赏’甜品式的艺术作品呢?我一直相信艺术是心,是独特的个性,是个人最纯粹的出发点,之后如何包装一件‘艺术品’和创作的过程并没有太直接的关系。 最重要的心。 所以我的心情是复杂的。所以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那一连串构图也不合格的作品叫价天价的意义何在?我也不明白为何短片的趋势越来越婚礼录影,更不理解为何自己在艺术节中有种类似观赏台湾艺术展览馆的感觉。为什么我们不是在制造婆罗洲文化,而是在模仿他人的艺术思维?在艺术的平台上,我们到底是谁?我只看到努力却看不到心。 回到家中慢慢思考,才发现自己错了,错在自己对艺术的盲点。艺术的发展趋势,本来就不是可以策划的,它必须自由发展成为自己一个独特的潮流,过程有起落不重要,更重要的是有人很努力的在执行。 艺术本来就没有对错,我们如何策划如何鞭笞都无法造就一种艺术潮流,我们必须做的,是一直在做,直到筋疲力尽,直到有人承认,直到我们放弃。就如《元键艺术节》的标语,艺术是大家的。